期望青海平弦的繁榮

——青海平弦傳承保護研討會之聲

編者按

曲藝歷史悠久,魅力獨特,具有深厚的群眾基礎,是非物質文化遺產的重要門類,對于弘揚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傳承中華文脈,增強文化自信,繁榮文藝事業,滿足人民群眾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等方面都具有重要意義。隨著文化向高雅化、市場化發展步伐的加快,青海平弦曲藝的整體生存狀況不容樂觀。為進一步加強對青海平弦文化遺產的挖掘和保護,促進青海文化的地域特色、民族特色更加凸現,使之成為豐富和支撐中華文化多元化發展的民族瑰寶,近日,青海平弦戲曲藝術家,青海平弦曲藝研究專家及相關人員就青海平弦的保護和發展以及繁榮青海平弦曲藝,創新、豐富曲藝種類等內容進行了座談。本版擷取部分與會者發言內容,以期更多人對青海平弦曲藝的發展和傳承加以關注和支持。

讓傳統曲藝茶社回歸城市

□ 朱嘉華

青海曲藝在西寧地區主要是以茶社的形式存在。新中國成立前,“平弦”、“越弦”就以茶社的方式在城市進行坐場表演;而“賢孝”則是盲藝人走街串巷在街頭鬧市彈唱,以求糊口。隨著社會的變革,尤其是新中國成立以來對人民大眾藝術地位的提高,這些曲藝表現形式逐步統歸到茶社進行。十年前也有盲藝人在街頭、公園表演的,但已經不是純粹的掙幾個小錢聊以糊口,而是自娛自樂為主。后來,隨著“青海下弦”(國家級)傳承人劉延標先生(盲人)因年邁多病而停唱,他唯一的徒弟郭淑珍(盲人)因生存需要而學了按摩技術去診所工作,這一非物質文化遺產景觀已淡出西寧市民的視野。

早在2011年,本人對西寧市曲藝茶社生存狀況進行過一次田野調查,當時,經過采訪本市中心及周邊七家曲藝茶社,形成了一萬多字的《西寧市曲藝茶社調查報告》,這份報告被“第二屆中國曲藝高峰(柯橋)論壇”選中參會,本人就西寧地區傳統曲藝茶社現狀的發言引起曲藝界知名專家關注,曲藝理論名家鄭源莉女士詳細詢問了很多細節。經過這些年的跟蹤調查,短短八年時間,這七家曲藝茶社的六家全部關張,只有“城北區莫家莊曲藝茶社”在慘淡經營,因為這里的老板崔兆忠愛曲如命,在自家經營的飯館、肉鋪生意支撐下,將曲藝茶社開設在門店陽臺上,為莫家莊上、下兩莊的鄉親以及大通的部分曲友服務,雖然免去了昂貴的房租等費用,但一直以來賠本經營。

馬登花老師的“河湟古韻曲藝茶社”在停業五年后于去年(2018年7月28日)在市區遠郊的湟中縣總寨鎮下野牛溝村重新開張。因為市內的房租昂貴,租不起,她只好舍家別業在遠離市區的湟中農村租了一個農家院落,全家搬離自己的家園,在這里重操舊業。除了對青海地方曲藝滿腔的熱愛,沒有別的解釋。

雖說馬登花老師的曲藝茶社重新開張,但現狀是,交通不便,市內的老藝人根本無法前去,就拿市中心七一路省委家屬院到下野牛溝來說,全程23公里,最佳公交線路是 103路公交車,花費時長單程3小時左右,因為公交車到終點站后還得步行9.7公里或者轉乘鄉間公交車才能到達下野牛溝村馬老師的曲藝茶社,因此,在這里活動的藝友大多是湟中各鄉村的。

目前,西寧市中心已經沒有一家傳統意義上的曲藝茶社,取而代之的是省、市文化館曲藝社(團)以及社區曲藝演唱團體。因為要在各類舞臺進行表演,這些演出團體對藝人的才藝、形象有一定要求,因而,大多數曲藝愛好者、初學者只能望洋興嘆,技癢難忍時抽時間乘坐公交車去郊區的民間曲藝茶社過一把癮。

可以看出,當前,青海曲藝以兩種形態存在:一是西寧郊區為數不多的、以民間老藝人與一部分非遺傳承人以及廣大曲藝愛好者自娛自樂為主的民間曲藝茶社;二是以群眾文化為基礎,省、市、縣文化館為核心的周邊區、縣曲藝演出團體,主要以配合群眾文化進行表演為主。地方曲藝在舞臺上的輝煌替代不了這門藝術在民間的衰落。曲藝茶社倒閉之快,究其原因,無非是房租、水、電、煤價上漲;茶水、酒水、小菜原料價格上漲,入不敷出所致。青海省作為高寒邊遠、經濟欠發達地區,人均收入偏低,而物價偏高,自然影響到本來就脆弱的曲藝茶社的生態環境。

讓曲藝回歸民間,這是大多數曲藝理論家、曲藝藝術家的心愿。甘肅已故著名曲藝理論家徐楓先生生前一直呼吁讓民間曲藝回歸民間,保護其本質,不要讓所謂的西方藝術美論侵蝕傳統曲藝,不能讓中國傳統曲藝失去泥土的味道,先生的觀點得到曲藝界諸多前輩以及年輕一代理論家的肯定,必須用傳統文化來固守中華文明固有的藝術形態,重新樹立文化自信,否則,傳統曲藝的消失或變異,讓我們無法對后世有一個交代。

要切實改變這一現狀,讓傳統曲藝茶社回歸民間,非政府職能部門出面不可,期待能為城市曲藝茶社提供活動場地,是能經營的那種,不是老年娛樂活動室,因為曲藝茶社經營者都是市民或者農民,并無固定收入,而且開設曲藝茶社也非常辛苦,用經營曲藝茶社的微薄收入來支撐自己的藝術夢想無可厚非。那么,讓西寧的傳統曲藝茶社重新納入城市生活,這也是所有曲藝人的夢想,趁現在七八十歲的傳統曲藝人還健在,讓他們夢寐以求的愿望變為現實,讓青海地方曲藝優美的旋律為西寧古城添上時代的音符,這是保護傳統文化最好的途徑,但曲藝茶社經營者的個人能力有限,而有關部門通過一些行之有效的手段解決活動場地,即可達成廣大曲藝人的心愿。

繼承好老祖宗留給我們的地方瑰寶

□ 張月芳

我是一名土生土長的青海人,并從事了一生平弦事業。

自1958年青海平弦民間坐唱曲藝搬上舞臺,形成了地方劇種、平弦戲,我是第一代平弦演員。記得平弦曾經輝煌時,只要平弦戲編排出來進劇場,場場爆滿買不到戲票是常有的事。一出戲連演四十多場,對演員來說不在話下。當年全國的戲票統一定價為甲票5毛,乙票3毛,站票2毛,但我們平弦戲的票被票販子提高到一張票為2元。

我們遵循毛主席的文藝路線,背著行李,拉著架子車,不辭辛苦,徒步行走,送戲上山下鄉,送戲到田間地頭,送戲到各個廠礦企業,與群眾同吃同住同勞動。我們的地方劇種平弦戲走遍了青海的各個山鄉角落。我們的付出贏得碩果累累和榮譽,我們被中央文化部授予“烏蘭牧騎式的優秀演出團體”。后由全國評選為“毛主席的好劇團”。我們為青海爭得了榮譽,為青海人民爭了光!作為青海地方戲的第一代人,我感到無比驕傲和自豪。

平弦全是聯曲體,經過千錘百煉,現在的地方劇種平弦戲發展為聯曲體和板腔相結合的綜合體系。平弦曲藝至今還保持著它的原生態、聯曲體,而且全是苦音腔,尤其是平弦的背弓和賦子唱起來悲悲切切、凄凄涼涼,思念、向往發自內心深處的真實情感油然而生。由其背弓,賦子唱好了之后聽得讓人扣人心弦,催人淚下的情境,背弓和賦子是平弦曲藝中的“曲膽”,是主大調,是平弦曲藝的脊梁骨。把背弓賦子唱好了,你就把平弦掌握了,你就成“把式了”。

除了平弦的背弓賦子以外,其他小調、小點雜腔也是我們后來繼承時,創編而來的,也有從外省地域互相交流,取長補短,比如與外地做生意,經商駱駝客、馬幫派、腳戶哥等閑暇時演唱,相互交流而來,豐富了平弦的雜腔類曲調。

當然,平弦曲藝還存在欠缺和弱勢部分。除了背弓、賦子部分保持原生態根基,不能傷筋動骨,在小調、小點、雜腔方面我希望平弦傳承人強化創新,創造出花音腔版本體系,使平弦坐唱曲藝成為更加完美、完善、完整的曲藝體系,向陜西華陰市的老腔學習。老腔原本也是坐唱曲藝,經過他們的創新,受到全國四面八方的高度稱贊和歡迎,華陰市的老腔被稱為曲藝超級搖滾樂。通過這次雷先生主辦的研討會,我們乘著這股強勁東風,齊心協力把我們的地方文化平弦曲藝和地方戲大力振興起來,把老祖宗留給我們的地方瑰寶繼承好,傳承好!

青海民族高校與本土音樂文化發展

□ 郭曉鶯

downLoad-20191025102906.jpg

downLoad-20191025102941.jpg

文華 攝

青海平弦音樂具有地方特征,在青海當地影響范圍廣、覆蓋地域大、雅俗共賞的地方曲種。青海平弦最初來源于明末清初江南人口的遷徙,遷徙的歌唱者將民間口頭文學進行傳唱,到達青海高原后,其隨同遷徙的江南文化與高原文化的相互影響,為青海平弦的形成注入了文化內涵。發展后期在坐唱曲藝的基礎上,吸收秦腔、眉戶戲、京劇及皮影戲等劇種的音樂特點,形成獨特的藝術表現形式,發展成為新興地方戲劇種青海平弦戲,近年來,隨著文化向高雅化、市場化發展步伐的加快,青海平弦音樂的整體生存狀況不容樂觀。

青海平弦音樂發展特點:

廣泛的群眾愛好者是平弦音樂發展的寶貴土壤。青海平弦是地方曲藝,一直以來就有廣泛的群眾基礎。在基層百姓、在農村社區里,有眾多的群眾參與其中、樂在其中,這些愛好者組成了青海曲藝藝術的中流砥柱,起著傳承發展的接力作用,使青海平弦能得以生存發展至今。

民間曲藝茶社是平弦音樂發展的重要平臺。青海平弦音樂的發展,有其獨特的生存環境,即在曲藝茶社里,因為多數曲藝愛好者認為在這種場合可以與不同地方、不同層次、不同風格的曲藝同仁們切磋技藝、交流經驗、展示才藝,從而達到互相促進提高技藝的目的。

民間藝人是平弦音樂發展的主要力量。平弦音樂的發展,主要是靠一批熱愛它、樂于傳承、發展它的藝人,他們不分職業、不分年齡、不分身份,不計名利地積極投身于平弦音樂的傳承和保護中,不遺余力地進行音樂詞曲的搜集、創作。多年來,在繼承傳統平弦音樂的同時,豐富和創新了平弦曲藝,為古老的平弦曲藝注入了新時代的氣息。

各級文化館是平弦音樂發展提升的重要力量。從調查中得知,各級文化館對曲藝保護做了大量工作,如在培訓曲藝學員方面做到定目標、定任務,發放文化館編印的大量學習資料和音響資料,為結業后學員自學創造了必要條件。

政府支持是平弦音樂發展的重要保障。青海平弦音樂的發展一直處于一種基層的活躍狀態。近年來,越來越多的地方政府加大對發展平弦曲藝的重視力度,采取投入資金,提供場地和樂器等措施扶持當地曲藝社發展。

青海平弦音樂與高校發展的再思考:

建立研究機構、專業團體

青海地方曲藝一直沒有專業的藝術團體,建議成立一個群眾團體性質的專門研究機構,設置專門研究課題,認真全面研究,重點在聲腔的抑揚頓挫、吐字的清楚與否、情感的運用得當、伴奏與唱腔的默契配合等各個方面進行創新和突破,真正創作出好的作品。只有提高傳承者的文化知識水平和業務綜合素質,才能把曲藝演唱提升到一個高水平的檔次,充分地體現曲藝特別是地方曲藝所蘊含的地方文化品質和藝術內涵。

與高校藝術教育相結合

高校作為非物質文化遺產傳承的主要渠道,應充分依托高校的科研力量和人才培養優勢。使這些豐厚的音樂文化資源得以更好地保護和傳承。在保護和傳承非物質文化遺產的工作中如何更大的發揮高校的作用是當前需探討和關注的主要問題。高校在現有的教學中要認識到民族音樂教學的重要性,在課程的設置及教學實施中涉及有關地方性民族音樂專業課教學的相關科目。

加強基地建設,創作符合時代需要的作品

培養造就一批具有重要影響的藝術家,鼓勵支持各類民間文化團體發展,培養非物質文化遺產傳承人。通過培訓、集中短期培訓和舉辦文化論壇等多種途徑和方式,大力培養高素質的接班人。藝術的生命在于創新,不創新的藝術不會有長久生命力。創新者首先要有創新的意識,要突破舊模式。而在現實狀況中能創編新曲目的人寥寥無幾,創作隊伍幾近斷代。“青海平弦”曲藝演唱、創作應緊跟時代的步伐,與現實生活相結合,不斷推新,不斷創作符合民眾心聲的現代曲藝作品,“青海平弦”才會有新的生命活力。

結語:

“青海平弦”是青海方言衍生出的地方音樂旋律,以其獨特的藝術內涵,涵蓋說唱音樂藝術,具有豐富的思想內涵,散發著獨一無二的美學價值和審美功能,吸引著青海不同群體民眾。特別是“青海平弦”地方曲藝內容以其寬廣的人生視角,從不同角度和側面折射出老百姓的意識形態、人生價值,對美好生活的熱愛和向往,展示了青海地區地域文化,民俗文化,為中華民族優秀傳統文化保留了一份獨特的青海產品。

曲藝 有受眾才是“活”物

□ 丁樂年

青海民族學院郭曉鶯教授的發言,引起了我們的共鳴。她是在通過教學實踐,向青年人推介青海平弦及其他青海曲藝、地方文化的,其意義重大,因為她的教學實踐把人們對保護非遺的注意力帶到了一個更加寬廣更為合理的空間——如果我們只在保護非遺傳承人和他們身懷的絕技上做功課,而忘記和忽略了這些技藝是需要有受眾,才能夠是“活”物,否則,就是一堆收藏品古董,與保護和發展的初心相悖。

她的研究,符合我一直思考的問題:曲藝、包括青海平弦,唱給誰聽,怎么樣唱給人們聽?其實,后一個問題更加值得行家們研究和重視。我們不能沉浸在自我陶醉中,而對時代的飛速發展的方向、傳媒的時代特性、受眾構成、心理預期、和接受條件等等一無所知,那可真是剃頭的挑子,只熱了一頭!

相對于培養受眾,非遺傳承人的傳宗接代也許是容易得多。如何把青年人培養成為熱愛地方文藝的受眾,光給他們說教是不行的,必須有針對性地在曲牌組合上要有短小、新穎的外在樣式,而內容則一定是要有吸引、驚艷、新奇、快意等引人注意的張力,應該務實,拿出具體的對應措施。

平弦是坐唱藝術,曾經在傳媒不發達的時代里,有過風靡民間的歷史。現在,傳媒呈立體多維發展態勢,那么,曲藝的傳承必然沒有出路了嗎?我個人研究認為,曲藝傳唱的曲調簡單上口、內容的新聞性,以及語言表達的幽默性諷刺性是可以與時俱進的,是值得借鑒并傳承的文化內核,一個有志于傳播發揚平弦藝術的人,都應該認真研究坐唱藝術這些特質,繼承并改進適應新的時代。

全面傳承 再創輝煌

□ 石 永

青海平弦包括賦子腔、背弓腔、雜腔、小點兒等四大聲腔體系。各腔體結構完整,文字高雅,音樂優美。它們全面發展,各顯風采,創造了我省地方曲藝的第一品牌。有“蘭州的鼓子,西寧的賦子”的美譽,名揚西北,乃至全國。是青海平弦藝術家們創造的文化藝術成果,是民族文化自信的內在力量的集中顯現。

時代發展到了21世紀的今天,我們在平弦藝術的傳承上出現了明顯的不平衡。四大腔體中只有雜腔傳承得較好。人才濟濟,設備新穎,曲目眾多,且向年輕化,知識化發展,顯現出平弦繁榮局面。可是賦子腔卻少有人演唱。背弓腔和小點兒也出現了類似現象。賦子腔和背弓腔正好是青海平弦的主體內容,是青海平弦的核心。如果丟棄了它們,再創平弦的輝煌,那便是一句空話了。這種傳承上的不平衡和當前新時代社會主義文化建設的形勢極不相適應。

平弦的茶園模式要進一步完善和提高,平弦的舞臺模式也必然要創新,發展。因此,平弦的全面傳承,才是青海平弦在新時期全面創新,發展繁榮再創輝煌的前提條件。

當前,我省曲藝界應團結一體,在政府引領下倡導演唱賦子腔,背弓腔。要安排一些賦子腔演唱會、大賽等活動,讓四大腔體齊頭并進,全面發展。

平弦的前輩藝術家們,包括二陳、一雷、劉、尹名家,他們在平弦雜腔的創新、豐富、提高等各個環節上付出了常人難以理解的勞動和心血。增加、積累和豐富了唱腔曲牌;研究曲牌的唱法,去除嗨嗨腔,雅化襯詞,強調使用比較優雅的“乃”“哎”等襯詞的使用;研究曲牌結構,幫腔部位,切磋曲牌過門的設置;反復研究,實驗樂隊結構,樂器的設置和演奏方法,反復研究主伴樂器三弦和揚琴的演奏方法,相互之間的互補和陪襯;研究設置曲牌的使用,專用過門的設計和小調的補充等,他們鍥而不舍,精益求精,常年磨練,使平弦藝術更趨完美,達到高雅的藝術境界。這就是平弦前輩藝術家們的開創精神。這種精神便是創造優秀的非遺項目的奠基石。

當前具有平弦藝術較高造詣和藝術水平,且具有傳承能力的藝人已經為數不多了,評選他們為平弦傳承人,發揮其藝術才華,傳承平弦藝術的特殊韻味和藝術風格,傳承和普及,發展平弦藝術事業,培育平弦的年輕一代,才是當務之急!

堅定信心 爭取青海平弦的新繁榮

□ 張武明

我與平弦曾有過近距離接觸,上世紀六七十前后兩次在省平弦實驗劇團任職和兼職。因而,對平弦戲和坐唱平弦都有較多的了解與研究。都懷有深厚的感情。我離開工作崗位雖有二十多年,對平弦的生存狀況與藝術的創新發展仍然關心和關注著。

以賦子腔和背弓腔為主腔調,素有“十八雜腔,二十四調”之稱的青海平弦,有著獨特的魅力及豐厚的文化內涵,是我省最重要最具影響力的地方曲藝之一。如今,青海平弦和其他藝術一樣,逐漸出現了門庭冷寂,輝煌不再的衰落景象。

首先要正確分析不景氣的原因,理性對待這一現象。我認為其客觀原因是隨著時代的飛速發展,多種多樣的現代文化娛樂手段爭相出現,人民群眾對文化的需求不斷提升與變化;而內在因素則是我們對這一變化思想準備不足,在節目內容與表現形式上未能與時俱進,以至與時代和人民群眾產生了疏離感。如果這一分析可以成立,那我們既不能失去信心,任其衰落下去,也不能單純為了“創新發展”而丟棄本體,另起爐灶。正確的態度應該是堅定信心,正視這一現象的存在,以只爭朝夕的精神和抓鐵留痕的扎實作風去消除不利因素,沿著青海平弦發展的基本軌跡,做到傳承不忘創新,發展謹記根本。只有這樣才能與時代同步,達到新的繁榮。

其次,對青海平弦的新繁榮要充滿信心。信心是一種力量,有信心才能有積極的行為。信心那里來?上有習近平總書記“文化自信”,“堅持創造性轉化,創新性發展”等一系列有關文化文藝的重要論述,有國家對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和支持的政策,下有廣大文藝工作者對繁榮文藝所蘊含的積極力量。關于這一點最近我又有一次親身感受。今年以來,已故著名青海平弦藝術家雷威先生的長子,從我省文化系統走出來的成功企業家雷春膏同志,以紀念乃父平弦作品演唱會為契機,計劃并公布了一個出資支持平弦全面繁榮發展的兩年具體時間表和路線圖。一石激起千重浪,此舉極大地鼓舞調動了整個平弦工作者的積極性,整體面貌正在發生可喜的變化。現在雷威作品演唱會早已成功舉辦,研討會也在計劃之列,其他將陸續進行。雷春膏同志的善舉與那些悲觀的論調和懶得有所作為的現象形成了鮮明對照,我為他點贊,并希望能有更多的企業家伸出手來,對文化文藝的發展繁榮助一臂之力。

再次,應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的創作導向,以曲目建設帶動各藝術門類的創新發展。戲曲上有一句名言,“劇本劇本,一劇之本”。作為與戲曲相近的曲藝也完全適用,而且青海平弦只唱不說,表演分量亦不太重,對其曲目的要求則更高,所處地位更為重要。有論點說“平弦已經落后于時代”,我認為這主要是從曲目所表現的內容得出的印象。平弦產生于清代,成形于清末民初,它的曲目有著明顯的時代烙印。大都選自于中國四大名著及其他歷史、民間故事。新中國成立后,雷威先生雖創作了一定數量的現代曲目,但總量不成比例,也仍然缺乏表現本省民族地方生活的題材。我這樣提出問題并不是否定這些節目的存在價值,而只是說在這個基礎上,應以更大的熱情關注改革開放以來,我們國家的偉大變革和人民群眾新的生活新的精神風貌,進而寫出無愧于這一時代的曲目作品。并以這些成功作品為依托,對平弦演唱形式,曲牌運用,唱腔唱法,伴奏樂器及樂曲進行相應的改革創新,最終形成一批思想精深,藝術精湛,感人至深的平弦代表性曲目。為使這一想法不落入空談,除一般號召外,相關部門和平弦隊、組應加以規劃,明確創作什么新曲目,在提供方便條件的前提下,組織或約請有關作家和愛好者進行創作。只有做好具體工作,才能把規劃落到實處。

最后,爭取青海平弦的新繁榮,并能薪火相傳,培養一批德藝雙馨的曲藝家。在考慮這個問題時,我想到青海平弦曾經人才濟濟,名家輩出的歷史盛況。有資料顯示,從有記載的演唱傳承者梁壽娃開始,到二十世紀末,被業內和群眾知名知姓的傳頌者就多達上百人。他們大都過著自食其力的平常生活。因酷愛平弦或拜師學藝,或自學成才,為平弦的傳承與發展甘愿付出一切,終身不悔。正是他們這種負責和奉獻精神,使平弦迅速崛起,繁榮昌盛。隨著時間的推移,自然規律的演進,除年已八十六歲的周娟姑女士和九十六歲高齡的景增貴先生等前輩名家仍健在并繼續為平弦操心盡職外,大多數已經離開了我們。在此青黃不接人才即將斷代的緊要關頭,我們欣慰地看到有相當多的年輕人,對青海平弦產生了興趣,并參加到演出隊、組中學習實踐。有不少人已經能夠正式演唱和熟練操琴伴奏伴唱。為了加快隊伍整體水平的提高,使得有更多的德藝雙馨人才脫穎而出,應采用多種方式幫扶培育,建議相關部門及曲藝家協會等群團組織,有意識、有計劃地多組織一些平弦等青海地方曲藝的展演、比賽、評獎、研討等活動;還建議由省藝校辦班培養高等人才,以市縣為單位,分藝術類別辦短期專業培訓班,演出隊、組內部建立一幫一結對幫扶提高技藝等。總之,我們要重視青海平弦人才的培養,因為沒有人才說什么都是空談。

我相信青海平弦在順應人民意愿,緊跟時代潮流中定會重新崛起,再創輝煌。

責編:張曉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