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世清先生的畫與情

downLoad-20190830104715.jpg

《柳枝八哥圖》 郭世清作

downLoad-20190830104613.jpg

《貓蝶圖》 徐悲鴻和郭世清合作

中國的民族文化歷史悠久,博大精深,有著幾千年的文化積淀,老祖宗給我們留下了浩如煙海的藝術精品,其中就包括許多的書畫,但在上世紀六七十年代很多都被毀掉了,真讓人捶胸頓足!

字畫裝裱專家洪秋聲老人,書畫界稱古字畫的‘神醫’,他裝裱過無數絕世佳作,如宋徽宗的山水、蘇東坡的竹子、文征明和唐伯虎的字畫。幾十年間,經他搶救的數百件古代字畫,大多屬國家一級收藏品。他費盡心血收藏的名字畫,在十年浩劫時期被化為烏有,付之一炬。事后,洪老先生老淚縱橫地對人說:一百多斤字畫,燒了好長時間啊!書畫的毀壞就連文化欠發達的邊陲青海也難逃一劫,樂都籍西北著名畫家郭世清先生也是這樣一種宿命。

孫黎先生曾說“這是一個美好的,真誠的,善良的靈魂。他無負于國家民族,也無負于人民大眾。”但那是茫茫大地歸何處,美好理想化成灰的年代,世清先生的藝術成就再無需我重新贅述,郭世清這幅作品是六四年給一起去祁連采風時樂都姓張的文友贈送的,作品殘缺就是那個時期毀壞作品的典型案例。

畫作主人家藏有兩幅作品,一幅是黃胄的《趕驢圖》;另一幅便是這幅《柳枝八哥圖》。兩只八哥在小寫意的基礎上,做了個性化的發展,筆墨放任恣縱,清逸橫生。畫面楊柳垂吊,竹影綽約。兩只八哥棲上枝頭,一只似發現什么機敏的張嘴鳴叫。柳條上葉子稀疏,呈半枯狀,顯然已是夏去秋來之時節。淡墨飛白筆畫柳枝、葉,線條時有頓挫,給人以飄灑力量之感。柳葉用濕筆淡赭色虛遠模糊,與八哥形成鮮明對照。整幅作品筆直簡達嫻熟,是世清先生的晚年佳作。款署:“壬寅年秋月世清寫生一九六四年夏游祁連……”顯然是憑記憶把以前所見在蕭瑟秋天的景物畫了出來,在六四年夏天同游祁連時贈與友人,此畫完全流露了畫家與主人的深厚友情,可惜在那個時期悄悄挖取了主人名款,偷偷裝在破梳妝鏡子的背面,才留下了這種殘缺的美。現畫作主人早已離開人世。

幼稚的文學藝術由于在那個時期付出了沉重的代價,80年代后而以空前的速度在走向成熟,并迫使對中國當代文學藝術不屑一顧的國際文壇不得不刮目相看。文學藝術打破了過去凝固不變、老氣橫秋的沉悶狀態,顯示了它內部躁動不安、蓬勃向上的生命力。中國有著五千多年的文明史。眾多的民族共同生活在這片土地上,他們以勤勞勇敢、艱苦奮斗著稱于世。“居安思危、戒奢以儉”是中華民族在歷史長河中總結出來的。

人生沒有絕對的完美,只有不完美才是最真實的美;人生沒有一帆風順,只有披荊斬棘才能路路順;人生沒有永遠的成功,只有在挫折中站起才是真正的成功;藝術沒有永恒,只有閃光的藝術才算是生命的永恒。

今天我們的國家經濟發達、文化自信,那個年代的悲劇再也不會重演。我們在堅持文藝大繁榮大發展的前提下,努力發展學術自由和創作自由,文學藝術“百花齊放,百家爭鳴”,讓我們攜起手來共同努力,響應時代的召喚,讓優秀的民族文化、民族精神傳統的火炬一代一代的傳下去吧!

責編:張曉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