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禁區的石油記憶

現代京劇《生如夏花》在高原油田引發熱議

一段傳說傳頌半個多世紀,激蕩幾代人心靈,它讓我們思索,青春因何而絢爛?生命因何而不朽?

現代京劇《生如夏花》演至尾聲,八名女勘探隊員的生命之火漸漸熄滅,彌留之際,映入她們腦海的是初探柴達木盆地時,懷揣浪漫、意氣風發、尋找能源、奉獻祖國的一幕幕往事,“在那遙遠的地方,有位好姑娘……”斯人已逝,悠揚的歌聲在耳邊久久回蕩……

臺下觀眾熱淚盈眶,集體起立,用熱烈的掌聲向八位姑娘致敬,向演員致敬,更是向高原石油人致敬……

現代京劇《生如夏花》走進青海油田后,在高原石油人中引起強烈反響,引發了關于青春、理想、信仰和生命價值的思考與熱議。

致敬:為尋找石油而逝去的青春

8月11日晚,青海油田影劇院內,《生如夏花》劇終散場,51歲的李慶芝緩緩走出劇院,內心久久不能平靜。她騎車漫無目的地行駛在夜色中,任憑淚水肆意地流淌過臉頰。

心緒難平的李慶芝給該劇原著小說《南八仙》的作者吳德令發去了一條短信:“謝謝您,讓我重溫我在柴達木為石油而逝去的青春歲月,謝謝您……”。

“生怕錯過了一段劇情、一句對白”李慶芝這樣評價該劇,喜愛之情溢于言表;“真實、動情、意遠”是她對劇情的感受。感同身受的劇情,引發了她初到柴達木的青春記憶。

1990年,22歲的李慶芝從青海大通招工來到青海油田鉆井隊。記憶里,那年的八月十五剛過,一輛丹東黃海載著李慶芝和另外24名女孩向著柴達木盆地進發。車艱難地行駛在“搓板路”上,一路揚塵,風沙不斷灌進車內,車內又冷又嗆,隔著沙塵,甚至看不清前方的司機。從親友送別時起,女孩們一路嗚嗚地哭著,眼見沿路的荒涼,大家的哭聲越來越響。“冷湖鎮都這么荒涼了,花土溝是個溝,會是個啥樣啊?”有些女孩哭著說。

李慶芝沒有哭,“我有工作了,終于能幫家里分擔了!”這是她心中最簡單的信念。“好好工作,自食其力”也是初到柴達木的李慶芝最樸素的人生目標。

“舞臺上,柴達木的風沙表現得特別生動,真實感極強,表現出了沙塵暴的恐怖氣氛,讓人感覺身臨其境”,李慶芝對劇中展現的沙塵暴感觸深刻。

這風沙,一下子將她帶回鉆井隊時的崢嶸歲月。“風沙鋪天蓋地,打到臉上生疼,根本沒處去躲,兩三米內都看不清人,有時候風一刮就是一天”,這樣的風,令她此生難忘。在她的記憶里,風季時,鉆井人在戈壁沙漠中,在漫天的風沙里,又冷、又餓、又渴,眼前的風沙遮天蔽日,恐懼包圍著她和周圍的同事們。風停了,飯菜里一層沙,板房里、被子上、桌子上也是厚厚一層沙。有一次,風沙席卷而來,一個女同事問她的師傅:“風這么大,今天是不是能休息了啊?”師傅一笑,對她說:“還休息?下刀子也得上!”

“精神不倒,人就永遠不會倒下!”這是李慶芝作為一名柴達木石油人最樸素的信念。

從青絲到白發,轉眼就是三十余載。“既然選擇了柴達木,就要為這一選擇去擔當、去奉獻。在柴達木工作的經歷不僅僅讓我知道什么是苦中之苦,還讓我體會到同事間的真摯情義、石油人找油找氣的堅定信念,更讓我的人生得到成長、意志得到鍛造!”李慶芝臉上浮現出欣慰和自豪的神情。

致敬:那些為石油托付生命的前輩們

40歲的張慧萍現任青海油田采氣二廠辦公室主任,身處劇中“南八仙”故事的發生地,她和“戰友們”長期扎根在這片富含油氣的英雄的沃土中。

“八名女勘探隊員的故事,我們廠里每一名員工都耳熟能詳”,她說道,“這是一片英雄的土地,能在這里工作,大家都感到無比驕傲”。自豪的神情洋溢在她的臉上。

現代京劇《生如夏花》在油田演出時,觀眾席上的張慧萍目不轉睛地感受著劇中無比親切的一幕幕劇情,內心的震撼與感動無以言表。“劇作真實重現了老一輩石油勘探隊員在亙古雅丹、暴風黃沙的惡劣環境下工作、生活的狀態和心路歷程,我被她們舍生忘死的愛國情懷和立志尋找油氣的堅定信念深深感動!”

劇中很多情節令張慧萍淚眼朦朧,劇中“隊長組織勘探隊員們開會,決定將珍貴的地質資料連同僅存的干糧和水都交給隊中最年輕的隊友,將生的希望留給他人,而自己毅然地選擇奔赴死亡,用自己的身軀當作闖出禁區的路標……”細數一幕幕感人肺腑的劇情,她的眼中再次熱淚盈眶,她哽咽地說:“這就是那個年代的青海石油人戰天斗地、視死如歸的英雄氣概!而這些獻身精神和我們初次開發南八仙油氣田時的情景又是何其的相似!”

身處當今社會,如何看待事業、責任、理想與信念?張慧萍說道:“劇中人物無數次詮釋著什么是愛崗敬業,什么是擔當責任,什么是忠于理想,那是不惜交付生命也要去履行的承諾!”

今天的南八仙的石油人常常這樣說:“如今的這片土地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生產、生活條件都有了極大的改善,但是我們沒有理由忘記這些前輩,更沒有理由索取什么,心存的只有敬畏和感恩,珍惜今昔、不忘來路。”

油田退休職工韓繼書眼含熱淚看完了《生如夏花》,他說:“這部劇使我霎時穿越時空,想起了為石油獻身而長眠于冷湖四號公墓的四百多位英烈;想起了那段為建設新中國,到邊疆去,到艱苦的地方去,到祖國最需要的地方去,天不怕、地不怕的激情歲月……”

青海油田冷湖四號公墓占地面積2萬多平方米,四百多座墳塋和墓碑齊齊地面向東方,因為那是英烈們內地家的方向。這些墓碑并不華麗,不少只是墳包加一塊石碑。其中有的墓碑因高原風沙的侵蝕,字體已經分辨不清,有的從立碑之初便是無名碑。這些從20世紀60年代開始一直到90年代陸續豎立在這里的墓碑,有很多是一家人長眠于此。原石油部總地質師陳賁同志、原石油部石油勘探開發科學院高級工程師黃先訓同志都曾在生前留下遺囑,要求死后把骨灰埋到這里;有為建設青海油田而嘔心瀝血、鞠躬盡瘁的油田老領導張俊、陳壽華、吳同才、陳文璽等;有為尋找失蹤的勘探駱駝而第一個倒在柴達木的年僅十八歲的馱工范建民;有寧舍生命不忘油井的柴達木鐵人肖纏歧;有誓與汽車共存亡而活活凍死在駕駛室的白啟;還有為青海油田澀北氣田勘探開發英勇獻身的“澀北六英烈”……

韓繼書說:“冷湖四號公墓里的每一座墳塋,每一塊墓碑,都凝結著一種情愫,飽含著青海石油人對柴達木盆地矢志不渝的忠貞之情。長眠在這里的先烈們,用青春、鮮血和生命鑄就了柴達木石油精神,用脊梁和筋骨撐起了柴達木油氣工業,成為青海石油人愛國、創業、奉獻、實干柴達木精神的真實寫照。”

致敬:我們為之前仆后繼的事業

31歲的韓佳是青海油田采氣一廠計量檢定崗的員工,在澀北氣田,她有幸欣賞到了《生如夏花》劇目。“感觸良多、思考良多”是她觀劇后的感受。“何為事業?”“應該怎樣看待我們的事業?”她陷入了深深的思考。

《生如夏花》令韓佳想起了為澀北氣田勘探開發而英勇獻身的原青海石油管理局副局長薛崇仁和處隊干部、工程技術人員王警民、陳家良、李松安、張忠生、徐寅福六位英烈的真實故事。

韓佳感慨地說:“如果沒有八位女地質隊員、澀北六烈士等一批批為石油獻身的先輩們,就沒有如今的青海油田,也沒有躋身國內陸上四大氣區的澀北氣田,我們應該格外珍惜現在擁有的工作和生活條件,繼續肩負起這份事業賦予的使命,完成前輩們未完成的夢想!”

劇目散場,韓佳的心緒還沉浸在劇情中,她多么希望能夠穿越時光隧道,鄭重地對烈士們說:“敬愛的前輩們,今日青海油田油氣興旺,你們的奉獻獲得豐碩的成果,而我們的征程才剛剛開始,澀北青年一代牢記你們曾經的初心,繼往開來,定不辱使命!”韓佳這樣致敬石油人為之前仆后繼事業。

六十多年來,幾代青海石油人秉承“我為祖國獻石油”的信念,抱著獻了青春獻終身、獻了終身獻子孫的理想,扎根高原,無私奉獻,在生命禁區的柴達木盆地累計發現油田23個、氣田10個,探明油氣地質儲量11.40億噸,累計生產油氣1.24億噸,加工原油2954.08萬噸,上繳利稅1227億元,連續23年保持青海省第一利稅大戶和財政支柱企業地位,被省委省政府譽為青海經濟發展的“領頭羊”,為保障國家能源安全、促進地方經濟社會發展作出了積極貢獻。”

采油工韋宏強說:“如今的青海油田已經步入建設千萬噸規模高原油氣田的關鍵期,作為新一代的石油人,當我們踏著先輩們的足跡投身到柴達木石油事業中時,我們就應該不忘初心,牢記我為祖國獻石油的神圣使命,繼承和發揚先輩們熱愛祖國、奉獻祖國的精神,因為這就是我們工作的動力所在、價值所為!”

責編:張曉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