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走龍羊峽

1.jpg

氣勢恢宏的龍羊峽攔河大壩  圖/蘭新天

那還是2004年的春季,應《龍羊峽報》邀請,我和單位的部分同事游覽了正在建造中的黃河上游中國第一大壩——龍羊峽大壩和龍羊湖。

當年,由于水庫正處在如火如荼的興建中,所以一切都處在襁褓中的狀態,房子是低矮陳舊的,沒有高樓大廈,更別說有豪華漂亮的賓館、寫字樓、百貨大樓、飯店等。馬路的路面是用砂石鋪就的,坑洼不平,汽車駛過,塵灰飛揚,迷人眼目。行道樹是新栽的,有新疆楊、尖葉柳、垂柳、榆樹等樹種,一棵一棵都是那么孱弱,缺少生氣,似乎難以存活。也有的地方是長著一些大樹的,但那都是以前居住戶們栽種的。街上人很少,來往的大都是身穿工裝,頭戴安全帽的建筑工人,胖瘦不一,高矮不等,南腔北調,一個個步履匆匆,就像家里著了大火。時而,裝滿鋼筋、砂石、木料、水泥的大貨車和一些小汽車按響尖利的喇叭威風凜凜地駛過,卷起的灰塵、草渣撲向人的臉面,嗆得人直掩口鼻,四散而逃……所幸,那次我們受到特殊的優待而參觀了大壩內部,親眼目睹了部分發電機組安裝調試的情景,那些情景,至今記憶猶新。

一晃,十余年時光飛逝而過。我一直魂牽夢縈著龍羊峽,遐想著她如今的綽約豐姿,憧憬著她燦爛輝煌的未來。

恰好,前不久有老同學電話問我身體好否,能否去龍羊峽一游?我喜出望外,馬上應允。

晨7時許,我們一行10人準時從西寧出發。

雨后的曠野,油菜花金燦燦地鋪了一地。樹葉上、麥穗上、草尖上掛著一顆顆露珠,晶晶瑩瑩,欲落不跌。公路兩旁,楊柳依依,榆樹挺拔,黑刺葳蕤。清新香甜的空氣從車窗里沁進來,使我的心情格外愉悅。

臨近中午,我們首先來到頭一個景點——黃河大峽谷。大峽谷位于龍羊峽和拉西瓦水電站之間,全長33公里,兩岸的積石為沉積巖,黑黝黝,陰森森,透著桀驁不馴。

站在高高的“觀景臺”放眼四望,大自然用鬼斧神工的無限創造力把黃河岸邊的巖層鐫刻得瘦骨嶙峋,層巒疊嶂,這里是黃河上游最為磅礴的峽谷群。細看,峽谷內溝壑縱橫,奇峰險石,陡壁萬仞,儼然一道天然的“石門”,形成了“奇、幽、深、險、密”的自然特征。

黃河大峽谷被譽為中國的“科羅拉多大峽谷”。

據地質考證,黃河在近幾千萬年的形成過程中,在別處時常發生改道,致使沿岸生靈陡增水患災害,屢屢遭殃,居無定所,顛沛流離。然而,黃河在龍羊峽谷里的河道從未改過道,其原委是兩岸險峰絕壁,縱然黃河有吞天吐日、摧枯拉朽的威力,但也對其無可奈何,無法改道。從黃河發源地玉樹藏族自治州巴顏喀拉山脈查哈西拉山的扎曲、北麓的卡日曲和星宿海的約古宗列曲到龍羊峽,沿途再也沒有比這個峽谷更長,更壯觀,更美麗的峽谷了。因此,她的“高原古道”、“大河第一峽 ”的民間冠名也就名副其實了。

據說,峽谷碼頭上游,湖面悠長,立壁千仞,涼風習習,沁人心脾。泛舟上游,可欣賞“四圣取經”、“博弈”和“擎天一柱”的奇妙景觀。下游,水面寬闊,網箱似陣,里面養殖著許多名貴的魚類。如有緣分,游客還能看到成群的巖羊攀壁而過。它們跳躍騰挪,靈巧無比,有時也有跌入黃河之虞,往往讓游客為之倒捏一把汗。

觀畢黃河大峽谷,我們來到了此行目的地——龍羊峽水庫。“龍羊”是藏語的譯音,意為險峻的懸崖溝谷。

下車舉目四顧,一陣陣狂喜涌上心頭——啊,變了,一切都變了!龍羊峽變得使我有點頭暈目眩,不知所措了。居民樓房、賓館、寫字樓、高檔飯店、百貨大樓鱗次櫛比,造型各異。馬路寬敞縱橫,為迎接第十七屆環青海湖國際公路自行車賽而新鋪設的公路油光錚亮,標記分明。當年栽植的行道樹已經長得有水桶般粗壯了,碩大的樹冠,蓊蓊郁郁,撒下濃蔭,涼意嗖嗖。過去行人的灰頭土臉早已無影無蹤,取而代之的是張張朝氣蓬勃、充滿幸福自信的笑臉。穿著打扮也非常艷麗時尚。小商小販們的叫賣聲此起彼伏,充溢著洋洋喜氣。

嗬,當年舊的龍羊峽已經一去永不復返了。雄偉的龍羊大壩聳立在世人面前,頂天立地,威武雄壯。只因大壩所系的安危程度,如今不僅有保衛人員晝夜守衛,還有當地政府的一紙通令:嚴禁任何車輛、行人通過大壩。所以我們想去大壩“腹內”窺探一番的愿望徹底落空了。

龍羊峽水電站建在峽谷入口處,由攔河大壩、防水建筑和電站廠房三部分組成,壩高178米,壩長1226米,寬23米,庫容247億立方米。電站總裝機容量128萬千瓦,并入國家電網,強大的電流源源不斷地輸往西寧、蘭州、西安等地

,同時還輸入青海西部的柴達木盆地和甘肅的河西走廊,支援中國西部的現代化建設。除發電外,龍羊峽還具有防洪、防凌、灌溉、養殖等綜合效益。

草草吃過午飯,我們旋即來到碼頭。

站在2600米最高水位的看臺上,盡情遠眺雄渾壯美的龍羊峽:東邊是雄偉的龍羊峽大壩,奔流了千萬年的滔滔黃河在這里變得溫溫順順,波瀾不驚,全沒有下游龍騰虎躍、巨浪滔天的驕悍氣勢。黃河水在這里是清澈透明的,自有一種天然的靈氣。千百年來,她彈奏著同一首樂曲,悠然,溫婉,是紛紛攘攘萬千塵囂中遺落的一片寧靜,是與自然浮云的默契一笑。岸邊,大壩尚存,蒼蒼涼涼,萋萋惶惶,留給人無盡的回憶和遐思。湖面,碧波蕩漾,游艇穿梭,名貴魚類的養殖網箱星星點點,散落其間,別有一番風韻,龍羊湖平靜中蘊藏了歷史的厚重。

隨后,我們開始湖游。

湖風拂面,送來絲絲湖水的魚腥味,鼻孔里癢癢得老想打個噴嚏。浪花飛濺,輕吻著我們的臉頰,就像母親慈祥的目光和溫暖的手,讓人心顫。湖光山色,蒼穹碧野,叫人心曠神怡,樂不思返。我的腦海中蹦出四句詩來:“大壩錚錚鎖高原,黃河悠悠俯首牽。青海兒女巧帷幄,攜來天湖落人間”。

年輕的船長邊開船,邊向我們介紹說,龍羊湖面積383平方公里,有著龐大的優質水源,湖內年平均氣溫7.5攝氏度,最高水溫16.5攝氏度,是青藏高原上永不封凍的高原湖泊。她同時也是萬里黃河第一壩,壩高178米,發電量僅次于葛洲壩和白山水電站。這里不僅有舊石器、中石器、新石器時代的文化遺存,還有巍峨雄渾的攔河大壩和危巖聳立的黃河大峽谷。船長還介紹,湖內有近20種當地的土著魚類,其中的黃河鯉魚尤其出名。

想當年,為了修建水庫,為了祖國的建設事業,水庫淹沒區內13個村的農牧民舍棄了祖祖輩輩賴以為命的肥沃土地、成群牛羊,在沒有一分錢補償的情況下,含著熱淚,扶老攜幼地離開了這片土地。而今,他們成為了青海高原上的“漁民”,龍羊湖給了他們豐厚的回報。每年4—8月份為黃河的“休漁期”,在此期間他們搞買賣,做生意,收入頗豐。等到開河后,千船競發,下網捕魚,如果運氣好的話,一船一天就能打1、2噸魚,短短三四個月內,他們每戶就能靠打魚收入20—30萬元之多,生活狀況一年好似一年。湖中出產的黃河鯉魚、養殖的三文魚、虹鱒魚、黃鱒魚、中華鱘和一些土著魚大量上市,銷路十分看好,有些還供不應求,甚至出口國外去了。

不知不覺中,已到黃昏時分。夕陽里,龍羊湖面晚霞盡染,金光璀璨,恰似黃河鯉魚滿身的鱗片。遠處查納山的一角斜斜地插進湖里,猶如鼓翅欲飛的雄鷹,自有一股一飛沖天的豪氣。

責編:張曉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