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歸荷處

5.jpg

盛夏,我背著相機前往萬頃荷園,像是赴一場與荷花的約會。

“灼灼荷花瑞,亭亭出水中。一莖孤引綠,香亂舞衣風。”荷為文人墨客帶來閑情雅趣,文人墨客也還了荷精美篇章,使荷魅力無窮。

夏天的天氣極像猴子的臉,說變就變。剛才還陽光熱烈,突然間下起小雨。老天爺的舉動明了我心,我要的就是這樣的意境。雨打荷葉,葉動珠閃,給荷園平添了幾分曼妙與嫵媚,也讓我內心不覺涼意氤氳。

我抓起相機選擇不同角度與周敦頤《愛蓮說》里的荷對話。站在湖畔賞荷、拍荷已不過癮,我輕步上了一葉扁舟。漁人點篙,載我駛向荷花深處。

眼前,碧蓮繞舟,荷葉的清香,荷花的芬芳,以及葦草的氣息,被輕風水汽裹挾著,從船頭撲面而來。

舟滑行在清澄翠碧間,輕煙淡蕩,翠色隨人欲上船。置身如此闃靜幽雅的環境中,物我兩忘,頗有羽化登仙之感,仿佛自己就是滿園荷花中的一朵,心神俱醉。

我一邊拍照,一邊仔細觀察每張荷葉,恰似少女倒扣的裙擺,且反面都有一塊粉紅色的印記,點綴神韻,獨特鮮明。難怪寧家珍在《阮郎歸·睡蓮》中寫到:“綠裙漂蕩掩朱云,嬌嬌滿眼新。”我真佩服詩人的洞察力和想象力。

也許,正因荷花鬧暑日,菡萏展歡顏,綠波中纖纖仙子就這樣自然浸潤我懷。不過,此時我忽然擔心起來,生怕扁舟壓破粉色花瓣紅霞落,而涌動激情,懷滿憐念。

一只蜻蜓在荷尖上駐足振翅,葉面上趴著一只虎斑蛙鼓著兩腮四下張望,蓮蓬上落只小黃鳥在磨喙,準備對荷葉下魚兒下手。這些調皮的精靈在自歌自舞自開懷?還是在歡迎我的到來?反正都難逃我的相機快門。因一陣風、一場雨、一個人的經過,都會給這片荷園帶來變化。昨天鏡頭前,也許荷才含苞待放,今天卻滿園怒放,蔥翠欲滴。

從初夏的“小荷才露尖尖角”到深秋的“留得枯荷聽雨聲”,是一個完整的生命歷程。在這個短暫過程中,大自然賜予荷的每個細微變化都給我帶來攝影靈感,抓住每個節點,拍下它都是一種擁有。

扁舟駛出荷園,已是斜陽滿湖金。回眸荷園,依然是不疾不徐、堅定篤默的倩影,在微風中翩翩起舞。蓮在水中央,我在水一方,那滿滿的荷香飄進了我的心田,讓炎熱的夏天變得清涼。

責編:張曉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