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完整的剿匪指揮部

入秋后的一天,79 歲的安生林先生來到位于湟中縣攔隆口鎮金倉嶺深處的慕家村。閑逛時,安生林先生被一棟古舊的建筑所吸引,這是一棟至少有百年歷史的民宅, 建筑的門楣上高懸著一塊牌匾,牌匾上寫著這樣幾個字“金倉嶺剿匪指揮部”,一時間, 他心潮澎湃。

downLoad-20190929101414.jpg

當年的新房成了剿匪指揮部

安生林先生曾在湟中縣公安局工 作,他有一個業余愛好,就是收集和研 究地方黨史,是湟中縣小有名氣的黨 史研究專家,兩年前他開始撰寫《湟中 黨史》,正是這樣的因緣,讓他接觸到 了大量被歲月塵封的歷史,他說,金倉 嶺剿匪指揮部成立于 1949 年,是湟中 縣成立的 5 個剿匪指揮部中的一個。 9 月 25 日,本報記者在魯沙爾鎮 見到了安生林先生,并聽他講述了湟 中剿匪時那段風雨如磐的往事。

downLoad-20190929101407.jpg

慕家三代人珍藏的五角星帽徽

匪患危害新政權

安生林先生說,1949 年 9 月 5 日, 西寧解放,感念著時代的召喚,湟中縣 各界群眾選派代表,赴西寧迎請解放 軍。 9 月 9 日,湟中縣近萬名群眾,在 螞蟻溝迎接解放軍進駐湟中縣城。中 國人民解放軍第一野戰軍二師五團政 委尚志田和團長張濟堂在歡迎大會上 講話,宣布一個新時代的到來。 正當人們以飽滿的熱情投入到新 政權的建立時,流竄至湟中縣小峽、魯 沙爾一帶的馬匪殘兵發生叛亂,新生 的政權受到了嚴重的挑戰。 安生林先生說,叛亂的馬匪散布 謠言,制造混亂,挑起事端,一時間湟 中百姓人心惶惶。 據史料記載,活動在湟中一帶的 馬匪,曾一度妄圖占領蘭青公路,切斷 一軍與內地的聯系,氣焰十分囂張。 11 月 12 日 ,匪 首 韓 有 福 竄 至 小 峽,殘酷殺害湟中縣二區區長王健和 進步鄉長張生祥; 12 月 8 日凌晨,匪首韓有福裹脅 群眾,揚言進攻樂家灣。 韓有福率領的匪兵不僅大肆搶 劫,禍害百姓,無惡不作,而且還規定 匪兵所到之處,每家每戶 45 歲之下 17 歲之上的男子,必須自帶武器攻打樂 家灣,“誰要不去就殺死老幼,燒掉房 子”。小峽陶瓷廠工人李含壽不從,被 韓有福親手殺害,另一村民,稍有反 抗,就被匪兵扔進湟水河。 12 月 9 日,另一股匪兵開始攻打 魯沙爾鎮,他們破壞公路,割斷電話 線,殘殺革命干部和進步群眾。 面對如此嚴峻的形勢,一軍指戰 員決定對叛亂行為堅決打擊,武裝平 叛。

downLoad-20190929101349.jpg

參加中國共產黨青海軍區第一軍第一次代表大會時的錢治安(后排)

部隊進駐金倉嶺

慕家村原名尕空村,在當年是 一個只有二十幾戶人家的小山村, 世居在尕空村的慕氏家族,有著數 百年釀造歷史的古老家族,他們是 吐谷渾鮮卑族的后裔,歷史的風云 激蕩,讓這個曾經顯赫一時的家族 隱匿山野,因為慕家人釀造的酩餾 酒享譽河湟,當地老百姓遂將尕空 村俗稱為慕家村。 1949 年,慕增光是慕家的“主事 人”,他生前曾多次給兒女們說,當 年湟中鬧匪患時,慕家深受其害,是 解放軍部隊進入慕家村,打擊了馬 匪的囂張氣焰,慕家村的百姓才重 獲安寧。 解放軍當年在慕家村剿匪時, 就駐扎在慕氏家族的老屋中。 慕增光的長孫慕榮回憶說:“當 年部隊一共來了十幾個人,聽說戰士 們是來剿匪的,慕家人高興得不得 了,我阿大還把新房騰出來給部隊 住,后來新房就成了剿匪指揮部。” 慕榮說的新房一共有三間,正 房左側的一間偏房盤著土炕,那里 曾是剿匪戰士的臨時宿舍,與這間 宿舍相對的另一間偏房,則是戰士 們的剿匪指揮中心。慕榮說,解放 軍曾在這間房子里,向慕增光了解 村里的情況。 剿匪的任務十分艱巨,有一次 戰士們還和馬匪在后山交了火,村 民們嚇得躲在洋芋窖里不敢出來。 十幾天后,戰士們完成了剿匪 任務,撤離了金倉嶺,臨行前,一位 姓錢的團長,為了感謝慕家人對革 命的貢獻,將一枚五角星留給了慕 增光老人,這枚五角星被慕增光老 人視為傳家寶,一直傳到了今天。

尋找錢團長

安生林先生說,當年解放軍進駐慕 家村,至少有三個原因,一是慕家村地 勢很高,站在村口,能俯瞰金倉嶺,易守 難攻,戰略地位十分重要;二是,慕家村 看似偏僻,實則是一條由湟中縣通往大 通縣的交通要道,守住了金倉嶺,就能 切斷湟中馬匪與大通馬匪的聯系;更重 要的是,以慕家人為首的慕家村人,一 心向黨,群眾基礎很好,便于剿匪部隊 開展工作。 隨后,我們在《西寧解放》一書中看到 了這樣的記載,1949 年 11 月 30 日,馬匪 糾結了 500 余人,圍攻了上五莊后,向上 五莊東北方向逃竄,并揚言要攻打大通縣 城。 安生林先生認為,按照路線分析, 馬 匪 逃 竄 時 有 可 能 途 經 慕 家 村 ,慕 家 村 剿 匪 的 故 事 ,大 約 就 發 生 在 這 一 時 期。 解放軍戰士撤離金倉嶺后,慕家人再 也沒有見過錢團長,多年后的一天,慕增 光的兒媳張春蘭從《青海解放》畫冊上認 出了錢團長,并得知,錢團長的名字叫錢 治安。 得到這個信息后,今年 1 月 13 日,本 報《第一閱讀》以《尋找恩人錢團長》為 題,報道了這段激勵人心的故事,并希望 借助媒體的力量,尋找到當年的錢團長, 可是因為時間久遠,這樣的愿望一直沒有 實現。 尋找錢團長一直是慕家人的心愿,安 生林先生無意中的一次造訪,向慕家人提 供了更多有關錢團長的線索。

downLoad-20190929101356.jpg

戰士們在慕家老院洗衣服

意義重大的紀念館

多年前慕家人在返修老宅時,特意 將當年剿匪部隊居住過的那間老房子 保留了下來,并原貌搬遷到了慕家村的 醒目位置,建成了一座剿匪指揮部紀念 館,以表達對解放軍的感恩之情。 慕榮說,當年解放軍留給慕家的那 枚五角星和解放軍繳獲的馬匪殘害無 辜百姓和進步群眾的手銬腳鐐成為了 紀念館中的展品。 剿匪紀念館受到了群眾的廣泛歡 迎,去年,紀念館被評為西寧市紅色主 義教育基地。 9 月的一天,安生林先生受邀參觀 了這座紀念館,當看到慕家人從畫冊 中翻拍的錢團長的照片時,安生林先 生十分激動。他說,錢治安團長是一 軍 駐 扎 在 湟 中 縣 上 五 莊 騎 兵 團 的 政 委,1950 年 3 月 31 日,中共青海省委通 過決議,錢治安等八名干部擔任湟中 縣委委員。 安生林先生還說,解放青海后,駐 扎在上五莊的騎兵團的編制一直被保 留了下來,直到上世紀 80 年代,還駐扎 在上五莊。 1949 年,湟中縣的轄區面積很大, 除了今天湟中縣管轄的地域外,還包括 今天西寧市海湖新區在內的大片土地, 為了支持地方建設,一軍進駐湟中后, 將湟中縣劃分為五個區,后來又增設了 一個區,錢治安團長和他的戰友們除了 擔負剿匪任務外,還積極參加地方建 設,發展農業生產。 聽說了錢團長和慕家村的故事后, 安生林先生查閱了大量資料,可是均未 找到更多有關錢治安團長的線索。 安生林先生說:“我在公安機關上 班時,走遍了湟中縣的每一個村,在我 印象中,湟中縣還沒有一座類似主題的 紀念館。退休后,為了收集黨史資料, 我考察了省上的許多地方,也沒有見到 以剿匪為主題的紀念館,慕家村的剿匪 紀念館,大約是我省保留最完整,挖掘 最生動的剿匪紀念館。” 慕家人用這樣的方式,表達著對錢 團長的思念,也表達著對那段歷史的敬 意。

downLoad-20190929101402.jpg

安生林先生 本報記者 王十梅 攝



責編:喬文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