殊行絕技塑黑陶——看囊謙黑陶的制作工藝

1.jpg

陶藝人在手工制作藏陶

2.jpg

藏陶制作成品

3.jpg

藏陶制作工具

res10_attpic_brief.jpg

藏陶制作成品

窯焰五色爇精作,光燦似鏡黑如墨。

夙秉昔賢情理義,弘道永鑄民族魂。

——筆者記

恩格斯曾在《自然辯證法》中說:“直立和勞動創造了人類,而勞動是從制造工具開始的”,可見人類的發展歷程是與制造生產勞動工具密不可分。人們生產制造的過程,是依托工具和材料進行創作的。正如在囊謙黑陶的工藝制作中,各種工具以其不同的功能服務于制作的整個過程,充分體現了工具在黑陶制作中不可替代的地位。

囊謙地區制作黑陶的主要工具有各種大小不等的木槌、木拍、木刮、金屬刮片、篩子以及陶制轉盤等等。木槌:主要是用其反復錘揲泥料,使泥更具有黏性;木刮和金屬刮片:是最根本的工具,可幫助藝人挖空實心的器皿、刮平外表等,其中金屬刮片有多種不同外形;陶制輪盤:是當地藝人一直沿用的一種拉坯成形的古老工具,在許多的囊謙黑陶上我們依然可以看到它保留著明顯的輪旋痕;除此之外,還有兩樣我國古代制陶工藝中古老的工具,即陶拍和陶里手,陶拍(當地藏語稱“伽夾”):主要是在制作中將體量較小的陶泥錘揲成餅狀,也可以用作拍打器物表面的工具,使陶胎堅實,外表更加美觀;陶里手(當地藏語稱“郎迪”)在制作陶坯的過程中,從外部拍打器物時,可用陶手里從陶器內部將陶器外壁頂住,使陶器塑形不易變形,方便其制作。

除了以上的主要工具,在制作黑陶時還需有一些輔助工具,如:桶、盆等用于盛水;鹿皮,是黑陶制作中涂抹、修坯的主要工具。黑陶藝人們認為,鹿皮是最柔軟的皮革,用鹿皮涂抹、修坯能使器物表面更加光滑平整。藝人們對工具的選擇總是盡可能地為制作服務,但是工具一般均為制陶藝人依據自己制作習慣自制,這一傳統一直傳承在當今囊謙黑陶藝人中。

囊謙黑陶的制作原料以吉曲鄉山榮村、娘拉鄉娘多村、覺拉鄉卡崗普村等地出產的紅黏土(藏語稱桑秋瑪寶)黏土石(藏語稱德加達洛卡,當地俗稱“藏藥石”)和白砂為主,材料均是由黑陶藝人在選定的山上選取;據當地藝人介紹,傳統的黑陶中還會將海拔5000米左右的凍土層中的“藏藥石”摻在陶土里,這種工藝一直延續到現在仍在使用;有些制陶藝人為滿足黑陶的設計造型及使用功能的需求,還會在加入了“藏藥石”的紅黏土中加入一定比例的白砂,這種工藝也是對傳統的延續,據說藝人使用的白砂,一般會從囊謙境內終年不化的雪山上采挖。

傳統的囊謙黑陶制作對泥土的要求十分嚴格,泥土必須細膩,顆粒的密度和大小要均勻,將采挖的紅黏土和黏土石碾碎成粉末,然后用篩子篩出黏土,棄粗留細,把黏土粉和石粉按比例(通常為1:1)配比,混合后的紅黏土在保持了陶土原有的可塑性之外還有具有更好的耐急熱、收縮率小的特性。有些藝人也會依據經驗調整比例,一般器型越大、燒制溫度越高,摻沙的比例就越高。接下來就是用水將混合好的陶土攪拌成泥,再放入缸內加水制成漿狀攪拌淘洗,待含有砂漿的泥沉落缸底,取上面的漂漿倒入另一只缸內作再次淘洗,作為制陶的原料備用。當地藝人們一般會將這樣的泥在基本密封的狀態下放置一個月到半年左右的時間,讓其自然凝干成泥,這一沉積的過程被稱為“沉腐”,藝人介紹陶土經過“沉腐”會達到最佳狀態。在以前,陶土除要經過淘洗、沉積一般還要經過晾曬、風凍等工序,這幾道工序整體完成大致需要一年的時間,因為耗時較長,且需要較大的專門儲存陶土的場所,故現在很多藝人都已不再沿用。

手工藝人的造物實踐并非是具有探索意義的創造性活動,而是按照一定的制作規范和技術要求,循序漸進地實施制作的生產活動。囊謙黑陶的制作過程較為復雜,完全采用手工制作,每件黑陶從開始到最終完成,要經過餳泥、初加工、毛坯成型、裝飾、打磨、風(陰)干、燒制、酥油拋光、細加工等十幾道工序,以下就具體介紹關鍵環節的加工特點。

第一步是餳泥。餳泥主要是用木槌反復敲打陶泥或用手揉、捏、拍、壓泥,使陶泥不斷“成熟”,在此過程中用力將泥中的空氣充分地排出,使整塊陶泥達到軟硬均勻、表面光滑、內部層次分明的特點,使其黏合性更高且富有彈性,防止在燒制的過程中存在氣泡而發生斷裂。

第二步是制坯。囊謙黑陶的造型多以圓形為主,藝人為了提高加工速度,采用模型法、捏塑法進行制作,模型法也是采用慢輪技術,加工器物時,藝人會選擇大小不同的陶制內模(陶盔)扣在陶輪上,在陶盔上撲上草木灰和石粉的混合物(主要起著隔離陶盔和陶泥的作用,使它們不易粘連),然后將拍打成餅狀的陶泥扣在陶制模具上,一手不斷地轉動輪盤,另一手持木拍或陶拍,不斷拍打陶泥,使其延展附貼在陶盔表面,直到陶泥厚薄均勻;再將陶盔倒轉放在撒滿灰和石粉的輪盤上,取出陶盔,大致的制坯過程就完成了。

第三步是修坯。藝人將轉盤均勻轉動后,用金屬刮片等工具均勻地修整出陶坯表面的形狀,,這一過程需要藝人不但將陶坯外表修整好,還時常要用陶里手對內部進行修整,最能考驗藝人的功底;有些異形或局部也是在此過程中完成的,藝人會通過形體的特點借助捏塑法,塑造出所需的形狀,并固定粘接在器身上,用泥刀拍打接合部,使其粘接更為牢固。因此,黑陶器型差異與變化的掌控,全憑藝人的感覺與經驗。最后再將黑陶的壁厚進行再一次修整,調整器身、力求均勻,使其更為牢實、圓潤、光滑。

第四步是裝飾。囊謙黑陶造型形式相對規整,裝飾主要是采用刻劃和捏塑,少有壓印、拍印的裝飾出現,因此裝飾簡練奔放,捏塑的堆紋是陶坯表面附加泥條,用粗細不同的泥條環繞頸、腹部,形成幾何花紋,最普遍使用的就是由“∽”連續不斷從而構成類似的水波紋;極少有“藏八寶”等其他裝飾紋飾;偶有捏塑的動物形象出現,最常見的是以寫意手法表現的變形的龍(一說鱷魚)形象作為裝飾題材,其形象夸張概括,稚拙中帶有幾分獰厲,給人以神秘之感;刻劃的紋飾,主要有由“=”構成的弦紋,凹凸的單線或復線弦紋;還有由“//”構成的紋飾也是頻繁出現,當地藝人也說不出此種紋飾的來歷和意義;除以上列舉的幾何紋飾,還有云紋和蓮花瓣紋飾也是在囊謙傳統黑陶中常用的刻劃紋飾。當地黑陶裝飾整體呈紋飾簡單的特征,呈現出簡單大方、不浮夸、不累贅的風格特點,突出表現其虛實變化、前后層次、疏密關系,這也是當代藝人對前輩工藝技術與審美情趣誠實傳承的體現。因而真正做到了雅俗共賞、形成了格調奔放、典雅敦厚的藝術特色。

第五步是打磨。當地藝人們打磨陶器一般會分兩次完成,第一次是趁陶坯濕時用鹿皮蘸水打磨;還有一次就是在陶坯未完全干透時,用木制工具將其表面研光打磨,通過兩次打磨后,燒制出的黑陶表面似有一層亞光,傳遞著典雅、穩重、大方、高貴和神秘的情感。

在完成上述工序后,一件黑陶的陶坯就算完成了。藝人會將陶坯放置在不見陽光的空間中,根據氣候不同用10~15天左右的時間陰干,待陶坯完全陰干再進行燒制,一件黑陶的制作就基本完成了。

第六步是燒制。傳統黑陶燒制的方法是采用獨特的“封罐熏煙滲碳”方法燒制而成,燒制一般是較大規模的統一進行,傳統窯爐是用石頭排列壘成的,窯床上面先鋪草木灰再放上可燃的干草,將陶坯有序排列好,在陶坯之間和陶坯周圍要堆放上牛糞,最外面的一層放置厚厚的完全干燥的草皮,據藝人介紹,這些草皮可以在燒制的過程中一定程度上起到窯殼的作用,是既能燃燒又可保溫的材料,有助于熏煙滲碳。在燒制過程還要嚴格控制溫度和濕度,陶坯在煙熏過程中滲入碳粒而最終形成成品,根據有經驗的藝人介紹,燒制時間和燒制溫度的把握是黑陶燒制成功與否的重要環節,溫度需掌握在800度到900度之間。隨著時代變遷,囊謙黑陶燒造的窯爐也由原來的土窯改變成了煤窯和液化氣窯等,煤窯在煤的選用上也是有一定要求,應盡量選用油煤,因為柴煤達不到燒制所需要的溫度。在囊謙地區目前能很好把握燒造技藝的藝人也是為數不多的,因此,燒造這一環節一般是由師傅親自完成。在以前黑陶燒制前,藝人還會舉行祭窯爐的儀式,祈求燒造成功,這種習俗至今仍有部分藝人在傳承延續。

“悠悠歲月,漫漫陶路”,囊謙黑陶的制作工藝不僅反映了廣大藏族同胞的社會生活、審美訴求,而且促進了黑陶在藝術創作方面的表現形式、表現手法,具有人文、自然、奇偶、會通的精神。見“物”見“人”見“技術”見“文化”更見“精神”,是囊謙黑陶的 “靈魂”。不會重復別人已經走過的路,這是囊謙黑陶在當今社會表現的意義所在,尤其是在這個有著悠久陶器歷史的國度,思考它所具有的傳統文化優勢,整合語匯資源,提高其現代意識,這無疑有助于囊謙黑陶的傳承和發展。

責編:劉海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