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里暖暖的土炕

記憶最深的是鄉村的土炕,因為土炕陪伴了我的童年,我的歡樂。長大后,我離開了家鄉,也遠離了家鄉的土炕。時至今日,關于土炕的一切,我依然記得很清楚。對于土炕,我有一種很親切的感覺,每每想起,心里都是溫暖的。

鄉村的士炕在以前是用土坯搭的。土坯是什么呢?鄉村人把草(一般專用麥秸鍘碎)泥和在一起,按在固定的模子中,做成一塊塊一尺長短的土磚,叫“坯”。在陽光下晾干,然后用來壘屋子,蓋倉房,壘豬圈。當然,也壘火炕。

炕上一般都鋪炕席,手工編制的,每年過年的時候會換一次,一年用下來,因為熱氣烘烤加上人踩人臥,都會變成一種深紅黃色。很小的時候,冬天里貪圖炕的熱乎勁兒,晚上睡覺的時候有時會要求媽媽不給我鋪褥子,而是直接睡光炕,早上起來,身上一片炕席花格兒的印子,摸上去鼓鼓楞楞的。冬日里為了驅寒,山鄉人休息的臥室大都在向陽的一面盤一個土炕。土炕臨窗而筑,三面靠墻,貫穿東西,炕寬兩米左右。土炕用土坯壘成,內部用豎起的土坯筑成一個一排排連通的煙道,這煙道一頭連著外屋的鍋臺,一頭連著屋頂的煙囪。連鍋臺的一頭叫炕頭,連煙囪的一頭叫炕梢。炕上還有一件必不可少的組成部分,那就是炕沿。那時生活水平低,誰家有個好炕沿都成為別人羨慕的好東西。

兒時的鄉村,都是一大家子睡在一鋪大炕上的。一間房的炕能睡六七個人。有的人家男女老幼幾代住在兩間房的大炕上,為了適當地避諱,在里外屋房梁與炕之間隔起一層擋板。一炕的人,呼嚕聲、磨牙聲、說夢話的此起彼伏,兒時的孩子總是在寬大的土炕上玩耍,可以翻跟頭打把式,無拘無束,有利于小孩子成長。

冬天里,鄉村的婦女們坐在熱炕上,手里拿著針線活。小孩子們在炕上做著各種游戲。陽光照在每個人的臉上,一家人幸福團圓。農閑時節,街坊四鄰的互相串串門,坐在炕沿上,卷袋旱煙,嘮點家長里短。更有那脾氣相投的親朋好友,放上炕桌,燙壺老白干,配倆下酒小菜,盤腿坐在熱炕上,舉杯對飲,其樂融融。

火炕的好處是御寒,火炕的保溫效果好,是山鄉民居的主要取暖手段。熱炕暖被窩,保你一躺下就昏昏欲睡,一覺悶到大天亮,舒服至極,絕沒有失眠的困惑,這是沒睡過熱炕的人想不到的。

土炕是孩子們成長的搖籃。農家孩子從呱呱墜地開始,就和這土炕結下了不解之緣。土炕是女人縫紉的作坊。女人坐在炕沿上,在如豆的油燈下納鞋底,織毛衣,紡線,做衣,縫補……時而用針尖挑撥一下通紅的燈芯,燈焰忽地竄出老高,女人便在這亮堂的土炕上繼續穿云破霧,一直持續到深夜。

責編:劉海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