巡回法庭:從“馬背”走到“車載”

1989年,果洛藏族自治州花石峽鎮的一條河上架著一根廢棄的黑色電線桿,這是連接河道兩岸的唯一路徑,要過河,就得從電線桿上過去。鎮上沒有路也沒有橋,七歲的郭海洋每天都要爬過這座“獨木橋”,到河對岸的小學去上課。

此刻他并不知道,八十公里外的瑪多縣人民法院剛剛成立了全州第一個“馬背法庭”,由于交通不便,法官們只能騎著馬去老鄉家里開庭、普法。他更不會料到,長大后,他成了這支隊伍的一員,如今成了瑪多縣法院的副院長。

一名法官趕著一匹馱著國徽、帳蓬及文書的老馬,這不僅是銀屏上的傳奇故事,更是真實地記錄了一段光輝難忘的歲月。青海省牧區面積廣闊,為了減少牧民訴累,方便牧區群眾訴訟,全省牧區法院在上世紀八十年代開始實行巡回審判制度,“馬背法庭”應運而生。為了更詳實回顧“馬背法庭”的發展歷程,我們以果洛州為例,深入挖掘了“馬背法庭”背后的故事與“馬背法庭”精神。

10月29日第131期民主法治關注欄題稿(4445052)-20191029104513.jpg

巡回法庭法官合影。(瑪多縣法院供圖)

10月29日第131期民主法治關注欄題稿(4445045)-20191029104457.jpg

達日縣法院巡回法庭開庭。(達日縣法院供圖)

10月29日第131期民主法治關注欄題稿(4445053)-20191029104531.jpg

馬背法庭下帳巡回。 (青海高院供圖)

沒有柏油路的年代,馬背法庭誕生了

老林是瑪多縣法院的一名老法官,1993年,大學畢業后的他被分配到了瑪多縣法院,當年去長途汽車站買票,售票員告訴他:“西寧去瑪多的路都還沒修,哪有班車給你坐啊!”于是老林只好在山里的土路上一邊走一邊攔貨車,輾轉換乘了幾輛“老解放”,翻山越嶺到了瑪多。

瑪多縣平均海拔4500米,條件艱苦,氣候惡劣,報到后沒幾天,老林就想回西寧。“回不去啊,天天站山頭上等著有貨車經過,愣是沒等著。”就這樣,老林沒走成,在牧區一干就是三十年。

“牧民逐水草而居,牛羊到了哪里,他們的帳篷就扎在哪里,居住非常分散。而且當時州上沒有公路,想來法院也來不了。”老林說。

為滿足牧區人民的司法需求,1989年,瑪多縣法院決定啟用巡回審判的方法,走帳串戶,送法下鄉,及時受理與群眾生產生活密切相關的贍養、撫養、婚姻家庭糾紛、財產糾紛等案件,實行就地立案、就地審理的方式,方便群眾訴訟,減少群眾訴累。“馬背法庭”就這樣誕生了,“馬背法官”也成了那個年代牧區法院人的符號。

年逾古稀的若合毛是一名退休法官,他曾多次參與“馬背法庭”審判工作。據他回憶,法官們搭車到鄉鎮,在當地租馬匹,然后騎馬下鄉。馬背上馱著國徽和一些辦公用品,還要馱法官們幾天的口糧和鍋碗瓢盆。

有一年進山,恰好遇到大雪,隊伍被困在山里無法行動。晚上若合毛找了個地勢稍微低點兒的坑躲在里面,但是馬總想從坑里出去。“我拼命拽住韁繩,手凍僵了不說,還怕馬受驚了踢我。但如果讓它上去,怕是會被狼吃了。”若合毛說,大風呼呼在頭頂刮著,雪片往脖子里灌,人都凍麻木了,夜晚變得格外漫長,怎么也等不到天亮。但這種夜晚,對“馬背法庭”的法官來說,絕不稀有。

老林不會騎馬,第一次騎馬下帳,回來后大腿內側的皮膚全部磨爛了,而且由于長時間保持一個姿勢,兩條腿僵硬,第二天竟不會走路了。

然而,困難不止這些,當法官跳下馬背,踏足草原,新的困難接踵而至。在瑪多縣法院綜合審判庭庭長賽措吉的記憶里,“馬背法庭”跟濕冷的帳篷分不開。下去巡回,難免要在山里過夜,因為草地高低不平,再好的技術也無法使帳篷邊緣與草皮完全貼合。“晚上睡覺的時候,總有風從四面吹進來,前半夜基本冷的睡不著,后半夜實在困得不行了,才能勉強睡一會兒。”

郭海洋說,草地水汽大,鋪褥子很快就會濕透了,通常法官們都是拆廢棄的紙箱子,在紙板上睡覺,但紙箱子也會被露水浸透。因此“馬背法庭”的法官,都患有不同程度的關節炎。

就在這樣艱苦的環境下,瑪多縣法院的“馬背法庭”取得了良好效果,借鑒其成功經驗,“馬背法庭”在果洛全州推廣開來。

“只要有共產黨在的地方,法律就不會缺席,就算沒有路,我們騎馬,也要滿足人民的司法需求。”作為一名老黨員,若合毛接受采訪時激動而又自豪地說道。

吃酥油說藏話,給牦牛數牙, 牧區法官有“十八般武藝”

在牧區工作,融入當地特有的人文環境也是必修課。為贏得人民群眾的信任,法官不僅要習慣吃酥油,也要學說藏話,甚至還要學會給牦牛數牙,在山頭喊話。

由于高寒缺氧,土質沙化,過去基本沒什么樹能在果洛存活,更別說種植蔬菜了,菜荒一直是果洛的“歷史問題”。州上的蔬菜需求,歷來都是靠“進口”滿足。但交通不便,常年低溫,蔬菜的運費和儲存費用都很高,很多年果洛人餐桌上只有粗菜。

吃菜問題成為當年“馬背法官”遇到的又一個難題。法官們下帳,馬背上肯定要馱著幾個土豆。“每次下帳回來,因為缺乏維生素,嘴里面肯定全都爛了。”法官尖措告訴記者,法官下去巡回辦案,在山里一住就是好幾天,每天只能吃饃饃、糌粑和風干肉,土豆成了唯一的維生素攝入源。“但土豆比較重,為了節省馬匹的體力,每次只能少帶幾個,剛開始兩天還有土豆吃,后面幾天連土豆都沒了。”尖措說。

賽措吉告訴記者,“馬背法庭”下去巡回辦案,常常因為交通和天氣限制無法按規定時間返回,很多時候帶的干糧吃完了,工作還沒有干完。熱情的老鄉總會把自己家里最好的吃食拿出來招待法官,但牧區里最有營養的也就是酥油了。

賽措吉回憶,第一次跟馬背法庭進山,老鄉家做了米飯,她當時滿心歡喜,想著在山里吃了好幾天饃饃,終于可以吃到米飯和炒菜了。可誰知道,老鄉家的下飯菜竟是酥油。

“盛了半碗米飯,在米飯上蓋了一層酥油,再盛一些米飯覆蓋住酥油,等酥油在碗里融化了,就可以拌著吃了。”同行的幾個法官沒有一個人吃得慣,“可我們心里知道,老鄉家也沒有菜,就是手里的這碗酥油拌飯,也是他們自己平時都舍不得吃的好東西。”賽措吉說,參與“馬背法庭”的次數多了,大家漸漸習慣了這些吃法,跟老鄉的心也更貼近了,工作也就開展得更順利了。

飲食上的困難克服了,語言交流障礙也要被消滅。

果洛屬于甘、青、川三省藏區交界之地,說藏語的人口高達92%,熟練掌握藏語,是牧區法官的必備技能。

果洛中院政治部副主任譚春彥說,果洛法院干警中,外來人口占比大,語言交流障礙一直存在。為了解決這個矛盾,2016年,全州兩級法院都配備了專業藏語翻譯。為保障少數民族的訴權,青海高院著力培養雙語法官,如今已實現各個法院都有雙語法官。

達日縣法院法官洛桑告訴記者,現在各級法院都給他們創造了很多學習機會,每年都會參加幾期雙語培訓班,對于法官能力提升有很大幫助。早日通過省法院的雙語法官入額考試,是他的夢想。

達日縣法院院長于更生認為,辦案子不僅要講法,也要講情,但是牧民只有用母語才能準確表達心中所想,法官能夠用藏語跟當事人交流,自然也就更能取得對方信任。“我在牧區工作了三十年,見證了牧區法官的藏語水平跟時代一起在進步。”于更生驕傲地說。

“給牦牛數牙,在山頭喊話。牧區法官在克服飲食不適,語言交流障礙的同時,還要學會跟牲口‘打交道’。”采訪中,達日縣法院綜合審判庭庭長錢措打趣地對記者說道。

“因為在牧區,牦牛就是當事人的財產,我們要通過牙齒數量判斷牦牛的年齡,并把財產合理分配給雙方當事人。8歲的牛屬于壯年,最值錢,8歲以下的太嫩,超過8歲的又太老。”錢措告訴說,幾十年的牧區工作教會了她很多城里用不到的技能,給牦牛數牙齒就是其中一項。

“牦牛可不是好惹的,牛脾氣上來,你根本拽不動它。”達日法院的法警斌巴尖措,身高一米八幾的他也吃過虧:“有一次,牦牛怎么也不跟著我的繩子走,一抬身就把我甩出去了,腰閃了一下,在床上躺了好幾天。”

除了牦牛,藏狗也不是省油的燈。為了保護牛羊,牧民沒有拴狗的習慣,很多法官下去辦案,正跟牛較勁兒呢,卻被忽然出現的藏狗嚇到或傷到。

斌巴尖措運氣不怎么好,被牛甩過,也被狗咬過。“冬天下帳,狗咬破了棉褲,直奔著大腿根部給我來了一口。”據說那天他腿上有個能塞進核桃的傷口,因為傷口太深,連血都不流了,只覺得整條腿都麻了……

跟動物們斗智斗勇還不夠,法官洛桑說:“在牧區工作,嗓門要大。”在果洛,巡回法庭下帳前要聯系縣政府,縣政府安排給鄉政府,鄉政府再找牧委會的人,由牧委會的人帶著法官們進山。

“為什么這么繁瑣?”記者問。“果洛山地面積大,山路崎嶇,且沒有明確坐標,不熟悉的人進山,根本找不到路,更找不到當事人。”譚春彥回答。“而且很長一段時間,我們找人都是站在山頭上喊話。”他說。

“牧民居住分散,方圓幾十里只有一戶牧民,通訊信號便失去了意義,因為果洛的山里信號尚未全覆蓋。那些我們只在電影里看過的場景,是牧區真實的歷史。”譚春彥說。

“馬蹄”變“車輪” “馬背法庭”精神永傳承

如今,隨著時代的變遷,經濟的迅猛發展,果洛的基礎設施建設日趨完善,到2008年果洛所轄六個縣都通了公路,汽車逐步取代馬匹,牧區進入了巡回法庭新時代。

“但是開車的困難一點兒不比騎馬下去少。”郭海洋回憶。由于海拔高氣候寒冷,果洛四季都可能下雪。 趕上雪天,公路被掩埋在山里,積雪填平了所有溝壑,根本無法辨認哪里是路,哪里是溝。只有經驗非常豐富的當地司機才能勉強找到路,后面的車都跟著前車留下的車輪印跡前進。

“汽車走在山里,就像是走在一個凹陷的溝里,兩邊的積雪比車頂都高。”郭海洋身高近一米七,他說,“我站在車走出來的那個雪溝里,根本沒人能看見我。”

譚春彥也經常下鄉,他已經記不清有多少次因為車壞了被困在山里。“由于經費緊張,全州法院的四驅車有限,兩驅車不得勁兒,山里爬坡路段又多,不好走。”他說。

譚春彥回憶,有一年車壞在半路,隨車攜帶的工具不頂用。“車正好壞在一個埡口,風大的要命。我留下來守著車等救援,車上其他同事步行回去,如果沿途有車經過,就讓司機來幫著拖車,如果遇不到,只能到法院再開個車來接應我。”譚春彥說,就這樣,那天他一個人守著那輛車在埡口等了十幾個小時……

從騎馬到開車,牧區法官穿行在空氣稀薄的地帶,只為實現一個目標:人民在哪里,人民法庭就在哪里。而無論交通工具如何變遷,不變的,永遠是司法為民的初心。

如今隨著經濟和技術發展,果洛州法院的辦公條件得到了很大改善。交通日益發達,蔬菜運輸便利了,牧區群眾的餐桌也隨之豐富起來。2017年,果洛中院建成了“陽光房”——利用高原的太陽能優勢,提高房間內的溫度,從而促進植物和蔬菜生長。 陽光房既滿足了一部分蔬菜需求,也為干警創造了一個氧氣相對充足的休息環境。

省高級人民法院審判管理和信息技術處處長楊海云表示,踏著智慧法院建設的浪潮,如今的牧區巡回法庭已經可以通過巡回審判車實現數字法庭審理和同步錄音錄像。今年,青海移動微法院小程序在全省上線,已實現立案到執行全程網上辦案。

如今,牧區的社會和經濟發展都取得了長足進步,高寒缺氧的惡劣條件仍無根本改變,但即使條件艱苦,牧區法院人卻始終堅守一線,弘揚“馬背法庭”精神,堅持送法下鄉,走賬串戶,巡回辦案,為滿足人民群眾的司法需求不斷努力著……

責編:張曉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