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色”產業撐起脫貧夢想——脫貧攻堅的班瑪探索

青稞基地(4456103)-20191031081802.jpg

青稞基地。班瑪縣扶貧開發局供圖

“紅、金、綠”三色繪就的班瑪縣,氣候溫潤,景色宜人,是青海的東南大門,被譽為果洛藏族自治州的“小江南”。然而,由于地廣人稀、群眾居住分散、交通落后、信息閉塞,班瑪縣深陷貧困,不僅是國家深度貧困縣,還是四省藏區的特殊貧困縣。

“交通基本靠走、對話基本靠吼。”這是當地民間流傳著的一句諺語,這句諺語也道出了地處大山深處班瑪的貧窮與無奈。據統計,2015年全縣仍有13個貧困村1945戶8047名貧困人口,貧困發生率達32.8%。

為什么依山傍水、氣候溫潤的班瑪,貧困程度如此之深。

果洛州委常委、班瑪縣委書記夏吾杰總結說,由于歷史和自然因素的制約,班瑪社會發育程度低、產業結構單一,貧困面廣、貧困范圍大、縣財政拮據,對農村牧區發展投入較少,畜牧業、農業、旅游業等優勢資源沒有得到充分開發,集中發展產業難度較大,加之群眾觀念守舊,落后的基礎設施,使群眾長期處于貧困狀態。

為了擺脫這種貧窮與落后的現狀,從2016年起,班瑪縣始終把脫貧攻堅作為頭等大事和第一民生工程,緊緊圍繞挖掘發展“紅、金、綠”三色產業,向貧困中的“硬骨頭”宣戰,一場沒有硝煙的戰爭在這里悄然打響。

實行領導干部定點包干和全縣黨員干部“65432”聯系幫扶機制,1300余名黨員干部奔赴脫貧攻堅戰場,逢山開路、遇水架橋、攻堅克難,決戰脫貧攻堅。舉全縣之力、聚全民之智,下足“繡花功”,打出“組合拳”,統籌整合各類資金共12億元,全面打響基層黨建、基礎設施、產業發展、安全住房、安全飲水、教育醫療養老、特殊困難群眾保障“七場硬仗”,貧困落后的面貌得到明顯改變。

夏吾杰介紹,預計到今年年底,全縣13個貧困村將全部退出,1945戶8057人全部實現脫貧。特別是貧困群眾的收入依托獨特資源稟賦和優勢產業,從2015年底人均2560元將提高到2019年底的5650元。

脫貧第一色:紅色旅游持續升溫

班瑪是紅軍長征惟一經過青海的地方,是青海紅色資源和長征文化資源的勝地。

近年來,全縣將紅色傳統教育與促進旅游產業發展結合起來,秉持“把紅色資源利用好、把紅色傳統發揚好、把紅色基因傳承好”的理念,全力推動紅色文化旅游向高質量發展邁進。在“紅色班瑪”更“紅”的同時,帶動了周邊貧困群眾增收,成為班瑪紅色旅游產業扶貧的一大亮點。

去年5月,具有中專文化程度的藏族女青年扎保,作為建檔立卡貧困戶優先安排到即將開業的格薩爾大酒店餐飲部工作。“我和妹妹都在這家酒店工作,開業前縣上組織我們服務員進行了崗位培訓,干了一年多時間,我感覺特別好。現在自己一個月能拿3000元工資,家里收入增加了很多,今年我們家就能摘掉貧困戶的帽子。”

扎保工作的格薩爾大酒店正是班瑪縣紅色旅游產業興起后,全縣整合5149名建檔立卡貧困戶到戶產業資金和400萬元上海援建資金,共計3695.37萬元,整體回購了格薩爾扶貧大廈,將其打造成集餐飲、休閑、住宿為一體的綜合性酒店。

班瑪縣扶貧開發局局長李秀泉說,由于受傳統觀念的影響,全縣貧困戶“等、靠、要”思想嚴重,主動發展產業的積極性不高,產業選擇困難,同質化嚴重。為此,縣委、縣政府在充分征求群眾意愿的基礎上,結合班瑪旅游扶貧發展實際,經過全面的調研論證,在縣城實施了綜合性酒店產業。

2018年7月1日,格薩爾大酒店開業,面向全縣貧困戶公開招聘了18名建檔立卡貧困戶上崗就業,月工資3000余元,年可帶動增收36000元。同時,還帶動全縣31個行政村1217戶5149名建檔立卡貧困戶戶均最低增收1679元。

隨著紅色教育中心、教育基地、紀念館、廣場、紀念碑、游客服務中心、停車場、旅游公廁等一大批旅游基礎設施的建成,崗位需求明顯增加。全縣安排建檔立卡貧困戶、零就業家庭和困難家庭70余人實現就業,每人每月發放3500元。紅軍溝項目建設中有6戶搬遷,從每戶聘用1名工作人員,從事景區后勤服務工作,每人每月發放工資1500元。

隨著旅游業的帶動,景區周邊群眾發展意識明顯增強。如紅軍溝附近的班前村,充分發揮地域優勢,大力發展鄉村旅游,全村興辦家庭賓館(藏家碉樓驛站)16家,戶年均增收約4000余元。

脫貧第二色:綠色生態實現雙贏

班瑪縣位于三江源自然保護核心區,擁有我省最大的瑪柯河、多柯河原始森林,野生動物種類繁多,中藏藥材資源豐富,更是青海省惟一藏雪茶種植生產基地。

在全省林業經濟“東部沙棘、西部枸杞、南部藏茶、河湟雜果”的布局中,“南部藏茶”就指班瑪縣藏雪茶。這里平均海拔3200多米,無污染,土壤肥沃,氣候溫和,終年云霧繚繞,是難得的宜茶環境。

在“公司+基地+農戶”的模式下,如今班瑪縣藏雪茶面積達到了1.2萬公頃。2014年以來,全縣共人工種植藏雪茶1200公頃。2017至今借鑒云、浙等地種茶經驗,因地制宜打造出標準化茶園式藏雪茶基地200公頃。

美了山村,富了鄉親,班瑪藏茶不僅拓寬了產業發展渠道,還帶動了當地牧民群眾脫貧致富。

目前,班瑪縣加工制作出的紅茶、綠茶、茶餅等藏雪茶共18種系列產品。每年由政府主導組織建檔立卡貧困戶對藏雪茶進行種植、管護和采摘,受益群眾每年1000余人。

班瑪縣藏雪茶產業開發責任有限公司負責人景國梅介紹,從2018年下半年開始,藏雪茶產業采取企業托管經營的模式,上交受益資金75萬元,帶動建檔立卡兜底戶503戶1808名,戶均年受益1491元。2019年上半年銷售藏雪茶120萬元,并組織農業鄉建檔立卡貧困戶879人對藏雪茶進行種植、管護和采摘,帶動貧困戶增收246萬元,人均受益2799元。

脫貧第三色:金色文化另辟蹊徑

班瑪,藏語意為“蓮花”,是“果洛柯森”、果洛藏文化、格薩爾文化發祥地,果洛藏文化手工藝傳承基地,宗教文化底蘊深厚,是果洛百年藏家碉樓存在地。

班瑪縣保護和傳承具有民族特色的格薩爾文化、藏家碉樓建筑、民間手工藝等民族文化遺產,鼓勵支持民間藏戲團、原生態歌舞等典型民族藝術,全力打造“金色班瑪”。唐卡、雕塑、泥塑、格薩爾面具、石刻、根雕等手工藝制作,民間舞蹈、藏戲、民俗等豐富的民間藝術,在旅游業蓬勃發展的今天,成為貧困戶創業增收的一大特色資源。

目前,全縣已建成“三色班瑪”金色藏文化產業園,入駐了3家公司和2家民族特色手工藝加工點,一批特色新產業孕育而生。

根據產業園企業用工需求,政府點對點、訂單式組織農牧民開展各類培訓達4100余人次,促進就業1200余人,激發了貧困群眾造血潛能,貧困群眾轉為產業工人,走上了自力更生、自食其力、自主脫貧之路。

同時,全縣鼓勵和支持民間藏戲團、原生態等典型民間藝術,采取“送出去、請進來”等培訓方式,加強青年牧民民族舞蹈與彈唱等培訓,進一步提升創作水平和文藝演出質量,拓寬了就業渠道和脫貧致富門路。

比如,班瑪縣成立的民間藝術團,以勞務輸出的方式赴上海文藝演出打工;知欽鄉、瑪柯河鄉分別從建檔立卡貧困戶中篩選具有一定文化、熱愛文藝的20余名青年組建民間文藝隊巡回演出,瑪柯河鄉文藝隊累計獲取演出補助7萬余元。通過挖掘培訓,昔日閑暇時間娛樂的歌舞,已成為眾多貧困群眾增收的主業。

50歲出頭的格日從小跟著父親學習雕刻手藝,現在他是班瑪縣手藝超群的雕刻師,木刻、石刻、手工藝品都是他的拿手活。如今他的雕刻工作室里多了十幾名跟他學藝的貧困家庭的孩子。

“木刻經文是失傳的手藝,我要把丟了的民族文化找回來并把它傳承下去。”格日所教的這些貧困家庭孩子基本能創作簡單的作品,每天按量計算工資。正在制作木刻的謝旦說:“我喜歡手工藝品,學習雕刻能有一技之長,每個月能拿2000元來補貼家用,相比以前的生活要寬裕一些。” 

責編:張曉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