湟源淺秋

一直期待一場旅行。

或許名字里帶有一個“蓮”字的緣故吧,生長在青藏高原的我,卻心儀江南水鄉荷葉微雨的詩意韻致,總想親身去體驗那江南雨巷里唯美的清愁與優雅,似乎流年里所有的痛能隨一闕宋詞在迷人的楊柳岸溫婉如初,不染悲傷。又一直在忙忙碌碌的紅塵瑣事里牽絆著,在碟碗碰撞的煙火氣中周旋著,年近知天命,卻未能如愿。

聽說縣城郊區修了一座濕地公園,便與女兒起了個早匆匆趕過去了。淺秋的朝陽剛剛升起,大峨博被初升驕陽的光芒籠罩著,巍峨挺拔,北山尖因有一個小峨博臺得名墩墩山,剛入秋,墩墩山植被正旺,朝陽下蒼翠欲滴,薄薄的炊煙似的白云在山腰游走著,輕快明朗。空氣里彌漫著秋季莊稼和草木成熟的味道,路邊粉艷的八寶花一路精神地開著,清新可人。郁悶很久的心情如出籠的小鳥般雀躍起來,步行不到一小時,濕地公園已在眼前。

來得有些早,公園離縣城又有些距離,所以公園內只有我們母女倆,雖然是在車水馬龍的國道旁,濕地公園卻有著別樣的寧靜超然,它由不足一里的狹長的一片路邊低洼地修建而成,路邊一排茂盛的白楊正好做了屏障,隔開了公園與公路。一進門便是幾處花壇,芫荽梅兒與藏金蓮在陽光下燦爛地開放著,大金盞花、九月菊姹紫嫣紅,芬芳襲人。淺秋,沒有薄涼,沒有蕭瑟,濕地公園,更像是欣欣向榮的一處迷人雅苑。

下了公園門口的坡往里走,迎接你的是綠意盈盈的大片蘆葦,兩米多高的生態青紗帳整齊劃一,湖水靜靜地倒映著藍天白云綠樹紅花和亭臺樓閣。這別樣的景致突兀出現,讓人不由產生錯覺,莫不是一下就穿越到了白洋淀水鄉?

從前只在電視里看到的青紗帳忽然伸手可及,大片大片整齊地站在你面前,蔥蘢而清香,長劍形的葉子柔柔地隨風搖擺,颯颯輕吟,用熱情欲滴的翠綠吸引人靠近它們,要與它們耳鬢廝磨地站立在這迷人的晨光里,舞袖清風,笑指蒼穹。蘆葦叢內偶爾會有幾只野雞或者水鳥撲棱穿梭,山雀也在葦上蕩著秋千,公園內一派生機勃勃。緊挨著蘆葦蕩的是一片香蒲叢,株株秀氣挺拔,褐色的香蒲花棒點綴在碧綠的枝葉間,悅目怡人。原來這就是我小時候用過的“毛臘”,記得那時家里誰的皮膚蹭破了,就趕緊從藥屜里拿出一個像小老鼠的東西,從它身上撕點“毛”粘到傷口上,止血又消炎。直接當云南白藥用了,據說這是從貴德帶來的,我們只管它叫毛臘,今天見了,原來它叫香蒲,還生得這么挺拔秀氣,英姿颯爽的。

蘆葦叢與香蒲叢緊挨著,好幾片相間連成一大片美麗的青紗帳,相依相輔,各領風騷。走在外圍青石板鋪成的小路上,腳下幾處木板下流水淙淙,這些水流供養著這個美麗的青紗帳,曲徑通幽處綠意盎然,讓人不禁稱贊起園林建設者的別具匠心來。

迷人的八寶花成片盛開在青紗帳外,上面附一層薄薄的淺秋輕霜,粉艷欲滴。一片鳶尾蘭已過了花期,靜靜地孕育著下一代,可以想見它盛開時這里紫色爛漫的迷人場景。菊花應該是兩年生的九月菊吧?一年生的菊花開不出這么大朵的美麗來,而且也不會這么枝叉繁多葉叢茂盛,紫、粉、白三色主導,花團錦簇,引得蜂蝶環繞,馨香十里。

居然還有很多年沒見的毛絨菊,看到這些星星點點、普普通通的毛絨菊,記憶的閘門一下子打開了。中學時中秋前回家,母親說天突然晴了明早會有很厚的霜,園子里這些蔬菜不收完就會讓霜打黑了。收完菜,我看樹下有一叢毛絨菊開得正旺,讓霜打了太可惜了,就想把它移到屋內,滿院子找,只找到半截水桶圈,跑去找哥哥給它做個底子,哥哥說這個我怎么會弄?我是一定要,他沒辦法,叮叮當當弄了半天,才用木板做好了。記得那幾株毛絨菊被我移到堂屋大紅柜前綠了很久……我不知道初當教師的哥哥,怎樣用他白皙的拿粉筆的手為我完成了這個難題,我只知道我的要求他不會拒絕,現在他離開我五年了,看到這些毛絨菊就覺得他就站在我身邊,與我談論說笑著什么。我久久地看著毛絨菊,與它拍了不少合影,思念著與哥哥在一起的那些美好時光,這些普通的小花在我看來和哥哥這兩個字一樣溫暖。

毛絨菊學名矢車菊,有關它,還有一個美麗的故事:相傳德國皇帝威廉一世小時候與母親逃難,他母親用路邊的矢車菊編成花環佩戴在他胸前,后來他被加冕當了皇帝,依然喜歡矢車菊,把它奉為德國國花。

狹長的公園,一邊是挺拔林立的青紗帳,一邊是路邊護攔內的花圃,低洼處那就是美麗的人工湖,聽人說這里以前其實是污水處理廠,現在被治理得水清景明,湖面上,像地理分布圖一樣漂浮著綠油油的水藻,“浮萍破處見山影”,遠山、藍天和白云倒映在水里,早晨的陽光靜謐地照耀著,湖面安祥寧靜,偶爾會有一兩處冒著小水泡,水圈兒就暈開來。撲棱棱,湖邊蘆葦叢中忽然驚起幾只白鴿,打破了湖面的寂靜,在陽光下白得晃眼,輕靈地滑過湖邊白楊樹梢不見了。

湖心亭的建筑風格簡樸又不失大氣,亭子與木欄棧道只用中黃漆漆著,明朗柔和,與湖邊的三層觀景樓風格統一,觀景樓四面通透,花窗線條簡單明快,登上三樓,群山懷抱中的濕地公園一覽無余,也許這里更適合一個素色旗袍的女子出現,她亭亭玉立,留戀在湖心亭,看被秋風吹倒的兩三枝蘆葦輕拂湖面,魚戲鳥飛,心生思念靜默成詩,或者她會攜一袖暗香流韻,出現在觀景樓圓形窗前,與青紗帳九月菊一起相映成一幅江南美景,溫暖著這高原淺秋。

沿南邊護欄返回,護欄里一長溜一米寬的芫荽梅兒精神地開著,搖曳在朝陽下,窄窄的青石路另一邊是蘆葦帳與香蒲帳,我貪婪地用手機拍著,不想放過每一處美景,不料女兒卻拍了我貪婪拍照的樣子。濕地公園,綠的世界,花的海洋,我還會再來的,我要一睹“蘆花兩岸雪,江水一天秋”的蘆花飛雪,想要看蘆葉慢慢枯黃深情搖曳在高原季風里,想要看它冰封雪覆湖面亭臺的冬季水墨圖,更要看它生機勃發、蓬勃四月的春天美景。

從門口回望,秋陽暖暖地照耀著,濕地公園一派安詳寧靜,隨便每處就是美景,給壯美的高原賦予了別樣的溫潤與詩意,原來,我要的風景就在身邊。

責編:張曉宏